欢迎访问碧虚网! 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登录  掌阅碧虚 碧虚博客 碧虚微博 互动社区  手机版 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业界热点>> 【碧虚书评】历史最好是这样被定格的—…

【碧虚书评】历史最好是这样被定格的——读邝美艳《流水线上的青春》(图)

2017年04月25日 http://www.bixu.me

我最早知道邝美艳这个名字,是在五年前,《三友人》报是我们的介绍人,她是该报的主编。我每每读这份报,都会留意主编的作品,暗自揣测她的水平。之后开始关注她的书,还有她的经历。

10年前,邝美艳从湖南一个中专毕业后,直接从学校拖着行李来到广东打工,先在车间流水线上工作,因不放弃自己的文学梦,笔耕不辍,终于从车间女工蜕变为办公室白领,并担纲《三友人主编至今,还获得过一些专业的文学奖。这不由使我产生了几分感慨和佩服。邝美艳这样的经历,在企业报刊主编这个群体里,也算是小小传奇了。2016年9月2日,我主动向她索要散文集《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因为我有个小小计划,准备把企业报刊主编(编辑)的个人作品进行专题收藏,为此我设了一个专架,如今已经小有成就,这个书架越来越充实了。邝美艳的《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算是其中最特别的一本。特别在于她的身份,她的角度,更有她的文笔。

细细算来,从2016年9月2日收到书,到今天2017年4月21日,时间过得真快,还差一个夏天就要一年整了。在这三个季度里,我写了一些文字,她也写了一些文字,我们都在以敲击键盘的节奏与时间为伍,尽管如此,还是觉得欠了很多很多文字债。今天,《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读后感,无论如何也要集中精力,敲定终稿了。

一、时代造就的作者 

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之所以能够诞生,是因为邝美艳流水线上感受了青春的流逝,感受到工厂和流水线对于工人的束缚。这是时代的必然,如果没有邝美艳,还会有别人。我们知道,在东莞这个广东经济四小龙之一的新兴城市,有很多非本土的诗歌、散文和小说作者,东莞因此还聚集了一个打工作家村,真是时代使然。本书第一辑“青春见证者”以一个亲历者的身份,把改革开放大潮中,东莞年轻的外来打工者群里的生存状态写得淋漓尽致。我的年龄比作者大一些,因此比她更早地拥抱那个“孔雀东南飞”的时代。由于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东莞这座珠三角的新兴工业城市,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崛起,成为广东四小龙之一,从而吸引了内地无数人来这里谋生发展。他们是内地打工者的乐园,也是他们人生的伤心地。邝美艳有幸用自己的妙笔记录了同类的境遇与命运,这是时代对作者的眷顾。感谢生活为作者安排了这样的人生经历,把她推向了时代的洪流,让她如神助一般的妙笔记录下中国南方最开放的工业城市十年发展的脉象。

(《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作者邝美艳,图片系本人所供)

二、只有经济热土才能孕育出灿烂的文化

我虽然还不曾踏入东莞这块土地,但是对东莞却感到十分亲切。而且还有好多位通过网络渠道联系紧密的朋友。他们都是从内地来到东莞的,大部分都从事文字工作,有在企业就职,有的在镇政府部门效力。我感慨东莞这方土地的巨大的包容性和生成性。有位朋友说,在这里,插根树枝就能活,何况我们是来自贫困落后闭塞的内地的农村。这个群体,因为是外来者,心态格外敏感。书中描写的打工者所从事的职业,身处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和老家完全不同,几年下来,要么被同化,要么被淘汰。一些最终如作者那样,能够在东莞的留下来的人,是何等的不易,又是何等的幸运。东莞,是眷恋东莞的人的东莞,是为东莞洒下热血的人的东莞。东莞这方土地,成就了作者,正如作者在《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一文里自省的那样,她是东莞这方水土养出来的写者,如果离开了这方土地,离开了这个环境,她将空空如也。如果换个地方,将会水土不服。

流水线上的生存。图片采自网络)

三、代言低处的生活

总有一些同时代的人,他们的使命就是投入地生活,深深的反思命运,不倦地记录社会的变迁。第二辑“低处的生活”里的一组人物,注入了作者多少同情心。他们是作者的同学、工友、闺蜜、男友……这个群体,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处,如果没有一个愿意写又善于写的人与他们朝夕为伍,他们的卑微,他们的世界永远对外封闭。这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们为中国的富强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所有,创造了中国经济改革发展的奇迹,也的确需要有人来为他样树碑立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邝美艳是有功的。

四、回不去的故乡

逼真的现实告诉我们:未来,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创造,现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激情被刷新。如果没有文字,历史很容易被水蚀风化而了无痕迹。我们亲眼目睹了大拆大建的四十年,对此有确信无疑。本书后记《我在东莞的文学地图》再现了东莞市的几个镇:黄江、常平、桥头、塘厦等,这些广东珠三角的发达小镇,与内地的乡镇完全不同,没有去过的人甚至完全无法想象。这几个镇,串起了作者的打工历程,也串起了作者的文学之路。而作者的老家,正像内地许许多农村一样,青壮年人口大部分离开了家园,到远方的城市谋生去了,乡村凋敝,了无生机。这样的乡村,别说是文学的沃土,就连真正的农田都荒芜了。面对此景,许多人深感痛心,但又无能为力。而相比之下,东南沿海的发达乡镇,凭借特区的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吸引了内地各类人才和劳动力,为了这一方的繁荣,广袤的内地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大浪淘沙,只有其中的一少部分人已经深深地融入了这个打工的城市,要想回乡,只能做精神上的瞭望了。

人生,对于一些人而言,就是一场背着故乡,渐行渐远的旅行。

流水线上的生存。图片采自网络)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转载事宜请至函:bixu@bixu.me

引用本文:
邢小兰.【碧虚书评】历史最好是这样被定格的——读邝美艳《流水线上的青春》(图)[DB/OL].[2018-12-12].http://www.bixu.me/ArticleInfo.aspx?id=978830

温馨提示:
如果您的作品引用了本文,请您发邮件(bixu@bixu.me)告诉我们,我们会给您一个小小的惊 喜哟!

——【北京碧虚文化有限公司】

[ E-mail推荐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