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碧虚网! 今天是: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登录  掌阅碧虚 碧虚博客 碧虚微博 互动社区  手机版 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产业>> 中国瓦:屋顶上的绚烂文明(图)

中国瓦:屋顶上的绚烂文明(图)

2018年07月17日 http://www.bixu.me

  • [作者] 赵艳青
  • [单位] 河南省机场集团
  • [摘要] 宋高僧释绍昙写的《瓦》​,短短数语,瓦之前世今生跃然纸上。只是华厦屋宇,入目品评、书写记录的是建筑或雄伟或精巧,赞叹的是门窗栏杆雕功繁复或简美,抚触着坚实梁柱惊讶于用料的考究,连地面铺就的花纹也有出处,而虽同属中国古代文化遗产平凡却高雅的瓦,一直被忽略着。
  • [关键词]  中国 门窗栏杆 园林设计 瓦当 屋脊 挑角 琉璃瓦 瓦花墙

脚尖踢出烂泥团,

妙在陶轮转处看。

盖覆虚空无滲漏,

从教头上黑漫漫。

宋高僧释绍昙写的《》,短短数语,之前世今生跃然纸上。只是华厦屋宇,入目品评、书写记录的是建筑或雄伟或精巧,赞叹的是门窗栏杆雕功繁复或简美,抚触着坚实梁柱惊讶于用料的考究,连地面铺就的花纹也有出处,而虽同属中国古代文化遗产平凡却高雅的,一直被忽略着。

46.1.jpg

想那春雨绵密,珍贵葱绿;夏雨肆意,泼洒张狂;秋风秋雨,愁煞词人;冬雨敲窗,落地成冰。还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冰封三百里,大地一片苍茫,更有那骄阳似火烤。若无片舍身抵挡,屋宇何成屋宇,家什支离破碎,书画皆成斎粉。

世界最早造园专著《园冶》,作者计成,造园无数的园林设计大家,前朝今人尊其为古建筑泰斗。他在书中对房屋建造及用料做了详细的说明,为后世古建筑的殿堂级教科书,却对防漏隔热保护屋宇不受雨霜侵蚀的始终未置一词。其后同为崇祯年间出版的《天工开物》,作者明科学家宋应星,详细地记述了制的生产技术和经验。他在书中写道:“大者纵横八九寸,小者缩十之三。”说的是 的大小没有一定规格,视房屋规模而定。还说:“其垂于檐端者有‘滴水’,下于脊沿者有‘云’,掩覆脊者有‘抡同’,镇脊雨头者有鸟兽诸形象,皆人工逐一做成,载于窑内,受火力而成器则一也。”细细地写出各种的样貌、个性,总算是给找回一些 身段体面来。

起源于西周时期的,比砖出现得早。“屋漏偏逢连夜雨”,《醒世恒言》中祸不单行的倒霉事儿是房屋漏雨,作者却也不愿给屋漏做个注解一 碎屋漏也。杜甫所居的顶覆茅草的茅屋,在出身士大夫家庭,居于江南水乡富庶之地的冯梦龙来说是遥不可及 的。这里的漏,是碎了。

46.2.jpg

耳熟能详的“秦砖汉”,是说这一时期建筑装饰极其辉煌。汉代起,名声赫赫的,终因其低调性子兼具实用性远远大于观赏性,被逐渐遗忘了。

中华古代有平、筒、板、 脊、滴水、沟头、兆角等。

当、屋脊挑角中多彩美貌的成员。当,古代建筑中覆盖建 筑檐头筒前端的遮挡,又名封头。 它起始于东汉和西汉时期,是装饰美化和蔽护建筑物檐头的建筑附件。当上刻有文字、图案,有云头纹、几何形纹、饕餮纹、文字纹、动物纹等,为精致的艺术品,属于中国古典建筑特有的形制,多是圆型。

古代著名商帮之一的晋商发达后,在三晋大地上留下了众多豪宅府邸,檐下当多用兽头图案。另一著名商帮徽商也在发祥地徽州大兴土木,当的样式稍有变化,上凸颇像一个头冠。云南边陲开采云锡的矿主们,在发了财后,将安身居所建造到了极致,不输江南的精美木雕,不输晋中的精美石雕,不输徽州的精美砖雕,还有那层层叠叠檐下花丼当。

46.3.jpg

挑角又名翅角、挠角。平遥古城深藏着珍稀的人物驱兽屋脊图。昆明圆通寺屋顶正中的宝塔气派端正,翅角飞禽走兽像是在排队观日出。山东徐福家乡纪念性建筑物,徐公祠大殿翅角兽伸着脖子像在嗅盛开的樱花。徽州官宅屋顶的麒麟显示着此处宅院与民宅不同。塔川柿子熟了迟迟不愿离开枝头,腻着相处多日的翅角窃窃私语。古城临安天君庙的挑角,向着无暇天空笑靥如花。

46.4.jpg

单说用量多寡,小青当属老大, 她还有个美丽的别名蝴蝶,又名阴阳,广泛应用于屋宇建筑上,江南江北身影重重。江西婺源人家屋顶黛色板,因着大块艳丽秋色,华美跳跃。六和塔下房屋间逸出一丛芭蕉,不知是因着芭蕉清新,还是芭蕉因着青含蓄。秋至皖南,人家的房顶落叶覆盖,雨过天晴水汽萦绕恍惚出 水墨颜色。静升王家单色青覆顶,不着异色却整整当得起民间故宫名头。角直古镇青砖小马头墙,隐含着书香门第的典雅。河街并行的婉约水乡,那屋也文静灵秀款款深情。年幼时胶东老家的青黛小,比着当下张扬的大红多了古远深邃与幽谧。

46.5.jpg

琉璃身段尊贵,现身于帝王家、寺庙。皇城相府护城墙一角的琉璃亭,历经百年雨霜磨依然闪耀着康熙帝赐给股肱之臣的无上荣光。彩云之南澄碧天空下一群白鸽飞过黄色琉璃的屋顶,给庄严的佛堂添了随和。蜚声四海的晋祠蓝灰相间的大殿顶,冷静中更显素丽。

说到此,想起来并没有被完全遗忘,全表现出刚烈,弄表现出喜悦,加表现出努力,亮表现出光明。白居易的《长恨歌》一句:“鸳鸯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 共。”思念成霜、思念成殇,开元盛世帝李隆基四肢百骸在冷寒衾里蜷缩成胎儿状,温香暖玉的杨玉环香消玉殒于马嵬坡却是再也回不来了。但平实普通的小青又有了一个多情的名号一鸳鸯

聪慧的中国工匠们利用朴实小做出各种花墙。杭州城永福寺的花墙内墙外风光旖旎。晋中票号的东家们使用花防盗,精湛技艺的匠人叠小景层相扣成铜钱形,日常是票号的装饰,任风吹雨打,自岿然不动。若是蟊贼攀爬,在不均匀受力作用下,瞬间分化解。红河建水的黄氏宗祠小青对花成屋脊,别样姿容。

中国之,滇南小露富贵;黔之青苔覆盖;江南烟雨氤氲;园林隐逸富丽;中原质朴雅重;白族商人的屋顶瞩茶马古道客栉风沐雨砥砺前行;青海门源油菜花中,静美出尘的红俨然成了艳黄翠玉中的宠儿;塞外风沙呼啸嘉峪关,雄关漫道似铁。

 

      

引用本文:
赵艳青.中国瓦:屋顶上的绚烂文明(图)[DB/OL].[2018-11-21].http://www.bixu.me/ArticleInfo.aspx?id=985087

温馨提示:
如果您的作品引用了本文,请您发邮件(bixu@bixu.me)告诉我们,我们会给您一个小小的惊 喜哟!

——【北京碧虚文化有限公司】

[ E-mail推荐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