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碧虚网! 今天是:2019年05月20日 星期一 登录  掌阅碧虚 碧虚博客 碧虚微博 互动社区  手机版 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内刊文萃>> 芳香本是心底苦(图)

芳香本是心底苦(图)

2019年03月20日 http://www.bixu.me




期待已久的昙花终于要开了,的确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快事。这虽然在其他地区是司空见惯的寻常事,但是在海拔3000米的柴达木盆地,养活南方的花草并非易事。自从突然发现它上面刚刚探出头的花芽起,我们一家人一直满怀喜悦地期待着它能够绽放。

柴达木盆地被誉为“聚宝盆”,这是针对它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而言的。富饶的资源优势,一直支撑着青海省经济的半壁江山。于是,柴达木在世人眼里是富裕之地,柴达木人也以此自豪。但是,柴达木毕竟是青藏高原的一个荒漠化面积非常大的一个盆地,高纬度、高海拔、高光照使得这里植被非常稀疏。若是遇上降雨较多的季节,才能看到不足半年的绿色;若是遇上旱年,除了绿洲城镇外,弥望的是一望无际的苍荒。也许是柴达木太缺少绿色了,柴达木人对绿色愈加情有独钟、一往深情。

不知什么原因,有几个花蕾长到不足一寸时就颜色发红凋落了,这让人心里不安。在柴达木花草死亡是常有的事,何况几个花蕾呢?可是心里依然希望那几个没有凋落的花蕾能够存活下来,哪怕绽放几秒钟也好。

也许是受到了母亲的影响,小时候我就喜欢植物。虽然养花弄草与男孩子有些不搭,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植物。曾经和同学骑自行车到峡谷挖野生丁香,也异想天开地在靠天吃饭的脑山头种植杨树枝,也曾低声下气向别人要过花种……至今回想起来,虽然觉得荒唐可笑,但是对于植物的情感依然如故。

大姐喜欢养花,几年前她和姐夫要去沙特阿拉伯朝觐,我们去送她,她从花盆里给了我这棵昙花苗。看着两片残破不全的叶片和稀稀拉拉的几个毛根,心想这怎么可能在柴达木存活呢?大姐的盛情难却,于是千里迢迢把它从海东老家带到了柴达木盆地

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望尽天涯路。大学毕业后,一路向西来到了柴达木。当第一次看到一望无际的苍荒之地,心中的热情几乎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什么青春诗篇、什么壮志凌云都像漫天飞舞的细沙一样,根本站不住脚了。想一想将要在这种“风吹石头跑”的地方安顿自己的一生,头皮就发麻。柴达木对我来说,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我只知道石油城冷湖和兵城格尔木,不知道这种连草都不好好生长的地方,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会不会有甜如蜜的爱情呢?随时肆虐的沙尘暴演绎着兵马俑的故事,无论你如何光鲜亮丽地出门去,定然让你裹满沙尘地狼狈回。没有绿色的生活,就像没有彩色的黑白电视机。对于男人们来说,最好的乐趣就是喝酒。无论白酒、啤酒,只要含有酒精就行。一有闲暇,就吆三喝四蜗居家中,或者聚首饭馆里,喝得天昏地暗,甚至连续作战一半个月。泡在酒精里的人们,减轻了人生的痛苦,冲淡了生活的乏味。才华横溢的诗人喝死了,小有名气的作家喝废了,豪情万丈的体育健将喝瘫了,幸福美满的小家庭喝散了……酒,这种像烈焰一样的液体,犹如洪水猛兽一样充满了柴达木人的生活。它把痛苦与无奈燃烧成了乐观与豁达,把苍白与无味沸腾成了光怪与陆离。在上个世纪末期,缺少绿色的柴达木,酒成了人们生活的全部,生命中的酸甜苦辣都要用酒来佐料。

晚饭后,无心穿越灯火阑珊的巴音河畔、游客络绎的街巷、歌舞升平的广场、琳琅满目的超市,只是草草散散步,早早就回家了。用新买的手抓壶泡一壶小青柑,静候昙花一现。零距离观赏昙花是首次,以前只知道“昙花一现”这个成语,也曾电光火石一样在脑海里想过一睹芳容。毕竟身处青藏高原,这种想法也是痴人说梦而已。最初我不知道它是昙花,也没有去查阅相关的资料,总是觉得它不会长久。于是把它和其他花草混养在一个花盆里,任它自生自灭,有点要放弃的想法。

 

尽管如此,柴达木人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信念一刻也没有停顿。缺少绿色,就来创造绿色。人们喜欢穿绿色军装,开绿色的吉普车和大卡车,漆绿色的栏杆大门……最有趣的还是养一些花草。柴达木的土壤属于棕钙土,腐殖质含量低,碱性大,不宜植物生长。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在瓦罐、塑料罐、破搪瓷饭盒里养天竺葵、仙人掌等皮实的花草,增添生活的花色。物以稀为贵,养花人也是如此,像对待襁褓中的孩子一样对花草无微不至,见到太阳怕晒着,见到雨天怕阴着,干了怕枯死,湿了怕淹死……越是关爱备至,花草越是夭亡。时至今日,每家每户都是年年春季买花忙,一年未到死光光。柴达木人对于花草的执着极为罕见,这种执着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柴达木人建设美好家园的精气神。是啊,也正是这种执着,一代代柴达木人创造了以“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勇于创新、团结奋斗、科学务实”为特征的柴达木精神,成为青海精神的一个高地。

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昙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娇气,依然悄无声息地长大了,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从地皮窜到了一米多高。在欣喜之余,也对自己曾经的想法有些鄙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昙花如是,我心如故。

尽管柴达木缺少绿色,但是不缺少绿色梦想。随着工作的熟悉和成家立业,我的思想在不知不觉悄然发生着变化。无论是在海西州文联主办的《瀚海潮》文学杂志社做编辑,还是在海西电视台做记者,我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发生在这片貌似苍荒、却是丰富多彩的热土地上的故事。冷湖、花土沟源源不断的石油为新中国建设输出了巨大能量,格尔木兵站络绎不绝的汽车队为建设新西藏提供了丰厚物资,诺木洪、德令哈、格尔木农场做强了青海农垦事业……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故事。

如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在灯光下,昙花开放了,像刚刚娶进门的新媳妇一样娇艳欲滴,又像下凡的霓裳仙子冰清玉洁。我是一个不善刷微信朋友圈的人,可是这次却为它刷了微信朋友圈。不为别的,只为在内心深处对它的礼赞;还有感而发,做了一首《昙花赞》。

白玉琢就凌然骨,月夜独放不媚俗;

花自无语似相识,芳香本是心底苦。

当然,苦寒的柴达木人,创造的故事更加芳香感人。他们像清纯无染的巴音河水一样,在雪域高原、在荒漠戈壁、在高山草场、在绿洲农田、在工业园区、在新兴城镇,默默无闻地滋养着一方水土。他们饱经沧桑却慨当以慷,身居僻壤却心高志坚,以血肉之躯铺就通往幸福的大道,以满腔热血谱写生命的彩色乐章。他们悄然走进了我的世界,让我在柴达木深深扎根,无怨无悔把自己的金色年华抛洒在柴达木。

长歌当哭,以血践约,哪一个柴达木人不是这样的呢?


文章选自:《莽昆仑》 2018年第4期  总第41期

推荐人:高洁


 

      

引用本文:
雪夫.芳香本是心底苦(图)[DB/OL].[2019-05-20].http://www.bixu.me/ArticleInfo.aspx?id=992187

温馨提示:
如果您的作品引用了本文,请您发邮件(bixu@bixu.me)告诉我们,我们会给您一个小小的惊 喜哟!

——【北京碧虚文化有限公司】

[ E-mail推荐 ] [ 关闭窗口 ]